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追求清新,----透视心灵的世界。

東環望海凴魚躍 織雨鴻山任鳥飛

 
 
 

日志

 
 

【闽南语学习】关于台罗拼音之概述/videreaude 编辑/蜂巢秋雨  

2017-05-19 21:14:50|  分类: 现代汉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首先,
在书上看过有作者(是赵元任先生)举出一个对它种语言认知的误区的例子,
我循其意旨, 但以我的方式另述如下: ---

有位英格兰老太太, 终其一生从未出过远门遑论到海外, 也从未跟外地人或外地语言接触。
一次她在旁听一位出远门周游列国, 刚刚回来的邻居, 讲述旅游见闻。当那位邻居讲到
「法国人管「水」叫l'eau; 中国南方一地方的人, 把「水」叫tsui, 而...」

话还没讲完, 话也还没听明白, 那位白发苍苍齿牙动摇的老太太,
马上打断他的话, 用专断绝对的口气说: 「这我就不止要呵呵了, 还要哈哈了,
法国人和中国人真好笑, water 明明就是water嘛, 怎麼会是low 跟sweet!!?」


宽广的世界, 不是只有一种语言而已。
在也是够宽广的汉语系语言世界里面, 
当然也不是只有普通话这支汉语而已。

而对同样借用拉丁字母, 专为与闽南语这支汉语的音韵系统有大不同,
对为诸多汉语当中的仅一支北京话/普通话的音系所设计的普通话「汉语拼音」,
也不该藉由它, 或就对它, 对「汉语拼音」无礼, 来呵呵, 或哈哈。

否则, 会是因少知寡识, 陷入误区而不自知, 
而跟上述那位老太太一样了。。。

P这字母,在拉丁文里面,是代表无声辅音(清音且不送气。相当於普通话「包」字音的声母)。
B在拉丁文里面,是代表有声辅音(浊音)-这是北京话/普通话所没有, 闽南语有的语音元素。

T在拉丁文里面,是无声辅音(清音, 且不送气。相当於普通话「刀」字音的声母) 。
D在拉丁文里面,是代表有声辅音(浊音)-这是普通话所无的语素。闽南语仅少数口音可能有。

K(或C)在拉丁文里面,是无声辅音(清音, 且不送气。相当於普通话「高」字音的声母)。
G在拉丁文里面, 是有声辅音(浊音) -- 这是北京话/普通话所无, 闽南语有的语素。

[小注: G 这个字母, 是西元前三世纪, 古罗马一个叫做 Ruga(Spurius Carvilius Ruga)的私立学校校长,鉴於拉丁语里面的软颚塞音的清音跟浊音, 当时皆由C(或K, 两者同音但用途有分)来代表。书面字母上清浊不分, 会造成发音混淆, 因而设计了在C加个小钩, 形如G, 来代表浊音。也因而有我们现在可见, 拉丁字母/英文字母里面, 代表有声辅音/浊音的字母G/g。 Ruga他的名字里面就有这个有声辅音/浊音, 还跟他的中间名Carvilius里的起首音, 有清浊相对]

现存的拉丁语系语言(葡西义法等语)的拼写上, 
这几个字母与语音的对应关系, 基本上仍如上。

而我们现在所谈的, 所要使用的字母, 是借用西方已经使用两千多年的这套现成的拉丁字母,来做为语音符号的来源, 用以设计的拼音系统。

闽南语於十九世纪中叶,从厦门开始使用,已使用了超过一个半世纪的「白话字/POJ」,
和据以小改版更容易用电脑打出来,且在书面跟电脑上方便显示的正式制式拼音「台罗」,
在至少上述那几个字母的「字母跟语音符号对应」,是依循拉丁字母上述的
conventions/惯例。那也是符合IPA/国际音标的「语音跟字母符号对应」规定。

闽南语专用的「白话字/POJ」的使用, 是比1958年才由北京公布的
普通话专用的「汉语拼音」还要早, 早了一百多年。



而闽南语的音韵里面, 在上面所列字母所代表音素的发音部位, 
除了有普通话所无的「浊音声母」之外, (闽南语「母语儒雅」bú gí j? ngá 这四个字, 
字音的声母,就是普通话所无的四个浊音声母), 
还同样另有「送气清音」跟「不送气清音」的对立。


台罗也是依循IPA/国际音标, 而设计有:---


ph-, 代表闽南语带有「送气清音」的「品」phín字音的声母, 来跟
带有「不送气清音」声母的如「宾」pin,
以及带有浊音声母的「民」b?n在声母上相对。

th- 代表闽南语「天」thinn字音的声母,
来跟带有「不送气清音」声母的如「甜」tinn字音相对。
(除少数口音有可能之外, 普遍腔闽南语无[d]这个浊音声母, 故「台罗」一般没用上)

kh- 代表闽南语「去」khì字音的声母, 来跟
带有「不送气清音」声母的如「记」kì字音,
以及带有浊音声母的「语」gí在声母上相对。

在p-, t-, k- 后面, 加个往往代表呵气的字母 h, 来固定配合成一个语音符号,
来另外代表「送气」音, 这是颇有系统的设计(或大陆用语俗称的, 很科学的设计)。


[代表闽南语的清送气音声母, 在台罗除设计除了有 ph-, th-, kh-之外,还有个tsh-。
不送气清音 ts-:主tsú(tsír), 足tsiok; 
送气清音 tsh-: 鼠tshí(tshír, tshú), 雀tshiok;
另在偏漳系闽南语口音, 还有个同样发音部位的 浊音 j-:愈jú(lú), 逐jiok(liok)]




也因为闽南语在上述三种各为同个发音部位的音,
是「清不送气」,「清送气」, 跟「浊音」, 三者构成对立对应,
所以「台罗」需要有, 也有了, 从字母跟字母组合符号上, 来跟这几个语音/声母作对应:


p-, 「宾」pin - 「清不送气」声母
ph-, 「品」phín - 「清送气」声母
b-, 「民」b?n - 「浊音」声母

t-, 「甜」tinn - 「清不送气」声母
th-, 「天」thinn「清送气」声母

k-, 「记」kì - 「清不送气」
kh-,「去」khì (或khìr, 或 khù) -「清送气」声母
g-, 「语」gí (或gír, 或gù) - 「浊音」声母

在这些部位的语音上面,
闽南语是有「三元对立」-「清不送气」, 「清送气」, 跟「浊音」;
普通话只有「二元对立」-「清不送气」, 「清送气」; 无「浊音」。

「不送气」音 跟「送气」音 的概念之分的方法:
请将一支手手心放到嘴巴前约 1cm/1厘米, 然后
分别发「宾」pin跟「品」phin这两字的字音,


就可自行感觉发觉体会, 「宾」pin是带不送气声母,「品」phin是带送气声母。
也可用一张纸, 或用烛火/打火机的火, 挡在口前,来自行看到, 自行发觉体会差别。
这是会讲闽南语, 以及只会讲普通话的朋友, 皆可自己来做, 来体会这两概念的。

而「清音」(无声辅音)跟「浊音」(有声辅音)的概念之分的方法:
会讲闽南语的朋友, 请先以双手掌捂住耳朵, 然后
分别单单念闽南语「来宾」的「宾」pin字音(或「品」phín)的 声母p-(或ph-)
以及单单念闽南语「人民」的「民」b?n字音的 声母b-。
就可以自行感觉到在发「民」b?n字音的声母b-时,
耳朵有嗡嗡的震动感, 那就是「浊音」(有声辅音)的感觉。


而在发「宾」pin(或「品」phín)字音的 声母p-(或ph-)时,
没有那个嗡嗡的震动感, 那是「清音」(无声辅音)。

另一个方法是在发音时, 以手指按住声带外部的喉咙处,
感觉声带有震动, 是「浊音」声母; 若无, 则是「清音」声母。
不过, 这个方法, 较容易受其它因素影响, 在感觉上, 往往会
不若上述捂耳朵法那麼明确。

闽南语「母语儒雅」bú gí j? ngá 这四个普通话所无的浊音声母,
会讲闽南语的朋友(然而泉系音是 j- 声母多并入了l-声母), 皆可用上述方法来体会, 甚麼是普通话没有, 也因而在为普通话设计的专用制式拼音「汉语拼音」里面, 不会也无能表现出来的这几个闽南语浊音声母。




拼音系统是要反映一个语言的音韵系统。
闽南语跟普通话, 是有不同音系的两种语言,
而且闽南语的音韵种类是倍於普通话,
也就不止要在如上所说明的那几个点有不同而已。

同样是借用西方的拉丁字母来设计拼注音系统, 而且就那26个字母在变化,
又要考虑到各种conventions /惯例(借来的东西就有这不方便, 虽然有它的方便), 
不能全用来随心任意定义「语音跟字母符号对应」关系。


普通话跟闽南语,这两具有不同音系的两种语言, 在拉丁拼音系统上的设计, 
当然就会要有, 也有了不一样。
「台罗」是闽南语的专用拼音系统, 是承续使用超过一个半世纪, 留下无数先民闽南语文献的厦门/闽南「白话字/POJ」, 是一套能涵纳散布区域广大, 使用人口最多的泉漳这系的闽台片闽南语的一套制式拼音。

「台罗」是承续於十九世纪中叶从厦门开始使用, 已经使用了超过一个半世纪的
闽南语拉丁拼写系统「白话字/POJ」, 据以小改版之后的一整套正式制式拼音。
「台罗」是早已经使用在字典这种重要的语文工具上, 也已使用於台湾的学校里
闽南语课本上来注音。

而讲到「字母跟语音符号对应」---
我从约半个世纪前的1958年公布, 为普通话音韵设计专用的「汉语拼音」里面
的规定, 举几个例:---

c- 这个单字母, 它在拉丁文/拉丁语系语文里面, 是代表[k]的音。这在学校必修的英文可见。
在欧洲原本就使用拉丁字母的现今主要语文, 多仍是如此, 只是譬如欧洲主要语文里边, 只在前母音-i, 或-e之前(请参照学校里必修的英文), 多见会有变摩擦音或噝音。但它绝对不是只能照1958年才出现的普通话「汉语拼音」来念成[ts?]。实际状况倒多是会反过来:--
譬如依普通话「汉语拼音」所拼的普通话字音 "曹cao先生"
可能很容易会被其先人至今使用拉丁字母已千百年的西方人看著名片上的拼音,
念成差很多的 "Mr.靠"。 "曹先生" 变成 "靠先生"。。。

q- 这个字母, 它在拉丁文里面也是代表[k]的音,但固定后接/u/, 成为qu-。在英文可见。
但它绝对不是只能照1958年才出现的普通话「汉语拼音」来念成[t??]。
状况倒多是会反过来, 依普通话「汉语拼音」所拼的普通话字音 "屈qu先生",
可能会被被其先人至今使用拉丁字母已经千百年的西方人念成接近 "Mr.辜"。

x- 这个字母, 它在拉丁文里面是代表[ks]的音。在英文尚可见。
它绝对不是天生就要念成[?]。
因而譬如普通话拼音的普通话字音 "萧xiao先生",
可能会被西方人直觉念成接近我们会听成的 "Mr.渴消",或 "Mr. 脚", 或"Mr.耗"...
或就不知道怎麼称呼。

然而, 普通话的「汉语拼音」这个拼音系统里边, 针对上面所举例子,
就是这麼规定「字母符号跟语音对应」的关系, 而自成系统。

在拼音系统里面, 「规定」, 整套完整系统的「规定」 , 是终极关键字。



闽南语 不需 也 不该 依附在 音系有明显不同, 是不同语言的北京话/普通话之下。
同时也 不该更不能 用不同音系语言, 因而有不同设计概念的普通话「汉语拼音」里面的全部或各别的规定, 来看闽南语专用拼音。

更不该不顾整套音系, 或不明, 甚或不愿了解知道, 整套音系以及整套拼音系统,就仅从中硬挖枝节使它脱离整体,来跨拼音拼写系统, 作不当的比较, 来放大, 用寡知少智来武装自己, 以专断的口气, 来自以为高。否则, 不止会是不知音韵系统跟拼音系统对应的概念, 甚或就是犯了观察事物时, 一叶障目,漏掉一大部分, 而使自己的思维逻辑上有放一大片现象空缺(用俗称的"脑补"来填)的大谬, 而遭讥讽了。

普通话专用的「汉语拼音」,
是一套制式拼音系统, 专为以北京方言音系为底, 所制定的普通话这套个语言, 所设计的一套拼音系统, 可拼写出普通话音系里面的字词音。众人一致依照它整套规定, 就能在书面上直接共通普通话字词音。
而闽南语这个语言专用的「台罗拼音」,
也是一套制式拼音系统, 可拼写出至少闽台片, 这一大片的闽南语的音系里面的字词音的一套完整拼音。众人一致依照它整套规定, 同样就能在书面上用闽南语字词句音来直接共通。


(本文全文完结)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