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追求清新,----透视心灵的世界。

東環望海凴魚躍 織雨鴻山任鳥飛

 
 
 

日志

 
 

【笔友诗词】彩笺未寄 /绝笔惜墨 编辑/蜂巢秋雨  

2016-10-21 21:19:24|  分类: 笔友诗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笔友诗词】彩笺未寄 /绝笔惜墨      编辑/蜂巢秋雨 - 蜂巢秋雨 - 追求清新,----透视心灵的世界。

 

调笑

秋夜。秋夜。一梦月移花榭。看看照见花枝,可惜花睡不知。知不。知不。梦到月华飘忽。

飘忽。飘忽。尘念觉来无物。梦时曾问平安,我执梦后舍难。难舍。难舍。令我无端愁者。

卜算子  口占

此夜已无星,此夜还无月。此夜无眠叹自身,竟与佳人别。 此夜苦相思,此夜空悲切。此夜无眠也枉然,往日恩情绝。

木蘭花

夢中顰笑俱飄忽,祇記僊姿清到骨。誰知夢外緒千般,江北江南愁百結。

年時幽愫如燈滅,不怨佳人輕此別。一宵風露淚痕滋,可奈娟娟樓上月。

甘州

記初逢、淺笑柳橋邊,春染素衣香。是江湖兒女,金陵城外,落影依墻。仿佛三生曾識,彈劍認梅妝。君亦飄零久,攜手何妨?

我是蓬萊醉客,過江南一趟,每歷星霜。這繁華百代,誰共我歌狂?約佳人、吟詩把酒,對桃花、談笑説滄桑。關情處,是生花筆,為畫眉長。

鷓鴣天

金井梧桐冷雨飄,無情草色鎖斜橋。

美人已共春波遠,空自西樓覓玉簫。

風澹澹,柳蕭蕭。誰歌金縷度良宵?

從頭翻悔無由恨,夢又難成夜又迢。

鷓鴣天

軟雨盈肩歷亂飄,韋郎舊徑竹蕭蕭。

美人虹斷存煙柳,錦水歌殘賸畫橋。

遲雁信,憶花朝。一春塵事隔山遙。

可憐紅袂分攜久,不敢慇懃問寂寥。

金縷曲    復用前韻

慚愧平生我。倚危欄,空懷往事,不堪閑坐。悵望江南幾千里,一派秋山如鎖。寥落盡,雁行楓火。便有木樨那堪折,且由它、香霧飛殘可。多少日,醉中過。

天教心願和身左。有珮環,歸來月下,奈何驚躲。軟語温言畱不得,一夜靑衫淚涴。又暗想,釵頭小朵。嘆息揚州風流慣,料無緣、應是三生果。桃葉夢,終飄墮。

金縷曲

可嘆當時我。把春風,深藏夢底,窗邊閑坐。別樣情懷怕花識,鎮日小扉深鎖。空負了,香英如火。一旦階前新作土,衹西園、獨自傷懷可。悲與哭,等閒過。

沉吟又是江之左。悔年來、傷春傷別,故人拋躲。但得新箋無所贈,衣上淚痕新涴。誰寄我,桂花一朵?銀漢迢迢佳期斷,料相逢、定已無因果。當日願,紛紛墮。

秋宵吟 倚白石四聲

捲簾初,睡覺後。巷尾依稀雞狗。何人語,甚樹杪枯風,過街如吼。枕愁多,斷夢久。對壁依然禁受。空凝望、漸桂魄飛來,照人回首。

坐起難平,更暗憶、春時細柳。沈郎憔悴,舊約無憑,往事問誰口。樓閣秋星走。露滴風檐,芳信滯朽。但橋邊、夜草凝煙,明月如玦又為某。

用前韻

早歲温柔已不眞,新箋才寫亦甘焚。

感嘆夢裏衣衫瘦,辛苦年來筆墨勤。

紅豆經秋誰擲我,雞窗聞雁不關君。

他年若是緣無盡,腮底鮫珠認翠裙。

減字木蘭花

每回深憶,總是深愁朝又夕。每次深愁,總是關卿不自由。

焚香為誓,文字關卿從此止。藏我相思,不許殘宵好月知。

高陽臺

野樹回風,昏鴉啼月,重臨已近深更。路向東門,依稀三兩街燈。倦途冠蓋誰知我,小樓空、未有相迎。衹凄然,紅藥無言,憔悴孤城。

歸來此是傷懷地,問故人何在,一派秋聲。見説垂楊,如今誰賦春鶯。當時回首眞成憶,對殘宵、自解伶俜。黯銷魂,往事無憑,可奈多情。

梅花引

音書絕,故人別,情懷可奈冰如鐵。倚欄杆,憶前歡。也似當時,好月照團欒。

一日小樓回雁字,枫花爭向阶前死。意難通,恨難通。怕再逢時,溫柔已不同。

依王摩詰韻

春事而今漸已寬,偏從回首感波瀾。

飛花弄絮爭過眼,楊柳垂絲竟拂冠。

愧我恩深尋舊徑,負君夢少慰輕寒。

可憐秋後音書斷,便有蒓羹誰共餐?

無題

看君頭像頓生愁,欲說情懷沒理由。

憶著红樓初過雨,想來往事已經秋。

夢中魂魄尋千驛,窗下丁香認萬頭。

對此恨難通訊息,倩風吹淚到明州。

攜手生涯易轉空,浮沉來去嘆重逢。

看他展笑眉猶綠,顧我將愁淚已紅。

一种柔温來似夢,一身裙袂去如風。

秋還暗憶江南北,獨立荒煙落照中。

高陽臺

多少春情,覺來盡忘,不知有夢他無。若夢於他,而今是近還疏。纖衣可是當年色,怕重來、換碧成朱。枕寒衾,冷雨窗紗,漸老相如。

前歡都在東風裡,有攲花調笑,對月談書。醒為清吟,醉時又倩他扶。可憐橋畔拋紅豆,到而今、賸了枯株。悄無眠,萬種愁思,都到心湖。

無題

臥聞天女夜巡河,楚客淚如秋雨沱。

一曲哀吟傷促織,半生零落感鳴柯。

江湖放浪知音少,人海悠遊回首多。

想得塵緣成斷絕,堪憐吾輩久蹉跎。

採桑子

畫圖卻認相逢處,人在樓陰,素帶芳襟,繫我懨懨一世心。

誰知往事茫茫別,笑我而今,獨自沉吟,歎息穠華不可尋。

桂殿秋

人病後,酒醒時。將愁卻看绛都詞。

卿之顏色何曾憶,別有傷心只月知。

減字木蘭花

恍然夢見,顏色如卿嬌未變。也是相知,可惜不如初見時。

人間瑣事,寫出也才三兩字。 真個多情,傾盡潘才寫未成。

高陽臺

懷遠登高,臨風把袂,四圍一片秋光。古樹啼烏,西風驟起蒼凉。眉峰不盡相思意,恨當時、密約茫茫。問誰憐,夢冷天高,水闊山長。

憶來最是銷魂處,有凌波步月,照影依墻。遠信無憑,年來倏換星霜。不知魚雁今何在,但斯人、未改清狂。更無言,黯對雲山,獨立斜陽。

虞美人

酒醒時候星辰夜,移步庭陰下。倚欄小坐月如霜,忽覺初秋天氣、露微凉。

越裳一去無消息,何況雲山隔。幷刀難斷是相思,除卻中宵風露、沒人知。

虞美人 蟋蟀

花前石井廊邊柱,都是聽伊處。聽伊又恨不逢伊,輾轉蕭條庭院、月光稀。

為誰漫引相思曲,斷了還相續。可堪兒女夜呼燈,贏得凄凄入夢、一聲聲。

無題

於今笑語漸難聞,百日交期似已分。

便有音聲供蝶夢,斷無消息到橊裙。

早知緣會終成孼,不寄詩書寧願焚。

怊悵天涯從此別,案間文字不關君。

八聲甘州

記晚風搖落兩三星,燈火約清談。是畫樓西角,桂堂東畔,明月同參。短夢靑裙搖曳,愁眼看煙嵐。一夜西窗雨,憔悴征衫。

欲寄相思千里,惜新箋草草,我見都慚。憶當時釵股,一例望江南。況秋來、蕭疏紈扇,有菊花、吩咐與誰簪?追懷久,獨眠聽雨,卻也難堪。

鵲橋僊

如花如月,如煙如霧,笑在朱扉庭戶。依然燈火未闌時,恍惚裏、看君如故。

雲山千疊,閑情無數,何況眷懷終古。當時曾約看雙星,覺又是、沉吟兩處。

無題

當時鵲路信難眞,手寫相思對月焚。

一去蓬山疏信札,再無錦閣嘆殷勤。

閑眠傍枕唯聽雨,淺醉看花卻憶君。

消息未通更無夢,山靑倍感翠羅裙。

滿江紅 寫荷二首

顔色天然,似越女、濃妝淡妝。春去後、謝家池畔,小立斜陽。幾點紅衣飛蛺蝶,一叢翠蓋睡鴛鴦。便無言,也自守清芬、如窈娘。

魚遊戲,浪吹香。風作珮,水為裳。引騷人雅集,相勸瑤觴。詩賦成時人倚醉,蔆歌起處月依梁。正酒酣、雅韻入深宵,清夢長。

越女天姿,問何日、謫來人世。恁生得、冰肌玉骨,嬌顔如此。我輩情鍾都為貌,癡人緣結皆因美。直為他、寫遍了瑤箋,相思字。

從別後,三千里。山水闊,箋無寄。每耽卿顔色,畫圖猜擬。笑靨妝成南國夢,一身賸有區區意。無人處、又念素綃香,清愁起。

鷓鴣天

素月分凉入短衫。淡雲似夢過窗南。

天心依舊渺難測,我意如今半已酣。

花兩兩,影三三。此時最憶是清談。

卻知前事成遙想,一夜明輝衹獨參。

沁園春

樓閣朦朧,燈火霏微,負篋別君。記逢君當日,秋陰初斂,別君此夜,夏溽猶存。引扇情懷,惜花心事,已表情衷是我身。沉吟處,又孤煙作冷,風雨愁人。

銷魂。緣聚緣分,幾度看、飛花減卻春。悵臨窗送目,無非禁柳,揮襟灑淚,衹為纨裙。蘭槳無期,蓮娃未約,來去匆匆枉費神。凝眸久,待秋生蓮子,來了前因。

從安中樓到甬江橋上

新蟬已歇兩三星,樓角幽期夜正晴。

拂拂好風吹面過,娟娟凉月逐人行。

眞憐釵股逢時細,始覺裙腰別後輕。

珍重依依説橋上,重來亦可話生平。

橊花謠

橊花橊花樓外發,體如輕綃色如血。我愁無物寄所思,一枝殷勤為君折。為君折,寄君側,君應惜取好顔色。莫使橊花開又殘,莫使相對皆沉默。莫使冬日夏夜起相思,免教如我空嘆息。嘆息逢君太草草,每回不得君之好。別時不敢示情深,別後更戀江南道。江南仲夏草木熏,思君心事起看雲。仿佛衫裙來夢底,雲來雲去都是君。

鵲橋僊.贈扇

娉娉裊裊,小家顔色,負篋一人江北。歌弦每每擾他眠,歇又有、炎天暑逼。

愁攲玉枕,塊侵瑤席,幽獨眞憐佳客。但憑小扇寄清風,好為我、伴他朝夕。

絕句

人海回眸每誤身。擦肩裙袂總銷魂。

當時若識塵中事,三月芳菲不出門。

絕句

采采石橊花,自在君懷袖。

寸步甬江邊,嗟我不能就。

鵲橋僊

新詞一紙,橊花一朵,寄到君邊正可。新詞不寫顧懷深,寫衹寫、橊花似火。

中宵寂寂,風懷瑣瑣,明月窗紗照破。卻將執念説隨緣,算唯有、故人諳我。

鵲橋僊前韻

瓊枝似繡,梔花成朵,相看盈盈兩可。本來花色已憐人,卻説是、不如橊火。

也無鬱結,也無恨鎖,也不相思道破。每回憶到嘆愁深,夢新覺、月華隨我。

卜算子

新月入高樓,有女高樓上。我折榴花吟嘯過,贈與嬌模樣。

寄此一枝花,看取君無恙。若換盈盈笑靨回,便足平生暢。

前調疊韻詠橊花

婉轉小樓前,含露柔枝上。撐傘經過細雨中,瞥見嬌模樣。

體態似依前,料想應無恙。卻也無情折贈君,以慰君懷暢。

水調歌頭

不見伊人久,水調悵然歌。倏然眞悔當日,未敢近裙羅。我有相思一曲,要藉東風寄與,春去卻如梭。花發已長歎,花落復吟哦。

春夢短,詞韻窄,奈何多。世間緣法誰定?我已積蹉跎。自笑書生無事,筆下工愁工醉,難忘是秋波。長拜陳三願,莫使別靑蛾。

雜感用網人韻

倏然一枕月西南,花氣全遭酒氣耽。

已覺春寬淚無減,漸知夢短意還貪。

塵中緣法由誰定,筆下情思獨我參。

想得相逢應不識,沈郎憔悴自難堪。

南歌子

空為朝雲累,徒因暮雨癡。高唐雲夢已多時,除卻蘭臺公子、有誰知?

雜感

當壚密願信難眞。對景風懷未可陳。

花色卻看疑彩袖,柳姿錯認是佳人。

他年未卜嗟如幻,綺念猶存料有因。

已感東風成晼晚,尋常輕雨又傷神。

鷓鴣天

看不二情書感海蓮法蘭克二十年事

夢玉懷香二十年,誰教裙帶入詩篇。

循城桃李眞能恨,溯水蒹葭确可憐。

思鬢綠,念眉嫣。采箋頻寫寄無緣。

唯將小照珍藏久,遙夜迢迢或可看。

八聲甘州

記姸姿偶遇柳梢靑,一笑展眉山。是畫樓西畔,匆匆識得,袖展霜紈。欲説惜無言語,心事解應難。一樣多情客,各自相安。

襟底餘香遠後,向斜陽影裏,佇倚危欄。把春愁望極,草色漸生寒。且休問、香車何處,願裙腰、常得夢中看。空吟想,任花開落,薄絮飛還。

憶江南

初相見,瑤草綠芳襟。花貌鶯聲如想象,柳姿鴻影故追尋。從此種春心。

分袂後,惆悵到而今。是我多情空感慨,憶他無夢自消沉。忽爾已春深。

憶江南

江南月,弱弱復低低。照影曾經楊柳徑,憐他多墜落花溪。憔悴不堪題。

紅粉淚,總是玉樓西。此夜燈前彈已盡,如何教我不愁伊?珍重月明時。

踏莎行.楊花

春色看多,蕓牕轉久,已經輕暖輕寒又。無風移不到墻陰,漫隨燕子穿簾後。

曾惹庭花,曾粘素手,也曾亂撲佳人袖。一生憔悴但誰知,憐它比得東君瘦。

思佳客

裊裊楊花盡日飛,飛過東閣撲簾帷。

當窗已聽鶯啼晚,薄暮頻看燕語歸。

書罷了,立多時。漫牽心緒可能伊。

春欄悄悄真無趣,寫個春詞寄月兒。

鷓鴣天

引路城南索墨痕,追游緩入沈園門。

卻看薄絮飛輕燕,剩有桃花似美人。

風入袂,水成紋。板橋楊柳又逢春。

當時此亦君行處,今我同來不是君。

南鄉子

春色壓欄杆,花影移墻又拂還。遙憶謝橋人似畫,眉山,一別紅樓見也難。

憂樂已相關,卿若佳時我亦安。折得梨花都寄了,頻傳,莫忘幽期是下弦。

念奴嬌

輕羅窄袖,正樓頭細雨,玉人吹笛。自轉追尋深院外,不見小窗孤立。舞袖人歸,凌波身遠,賸我花間憶。闌珊心事,也如春雨淅瀝。

曾記入眼驚鴻,身敧鄴架,一霎畱芳跡。憐我當時無片語,怕説三春消息。別後音容,別時笑靨,卻夢於今夕。相思多少,一川煙草看碧。

桂殿秋

驚夢覺,嫩寒時。疏簾人靜絮飛遲。

深憐薄幸花如我,墜入春庭月不知。

搗練子

呵素手,檢春衣。笑說東風過柳堤。

重把芳尊循舊徑,落花無主已多時。

桂殿秋

青鳥信,隔雲端。倩誰慰我一身寒。

情知行雨來無計,卻守孤衾又下弦。

沁園春

我願為橋,一任風吹,也任雨澆。任陽春幾度,花盟草約;芳菲夙夜,蝶舞鶯招。抱守晨昏,栖遲凉熱,惟愿伊人過我腰。沉吟久,卻百年孤獨,不見妖嬈。

何須望遠憑高,風到我身前亦有潮。惜佳人未識,難畱宓枕;閑身自誤,祗夢金翹。浪阻蘭舟,苔迷遠路,在水之湄各寂寥。春重到,倩誰人與看,楊柳絲縧。

絕句

一載知交詩與歌,音容若問我呵呵。

向來不識春風面,何況相逢本不多。

生查子

雨霽曉煙收,片片春云薄。人向蔭中過,鳥自晴梢落。

佇看已多時,花影相交錯。有女不同來,空指花為約。

無題

新月平林未轉斜,歸來橋上忽聞花。

黃昏路絕流蘇帳,白袷衣輕油壁車。

霧隔紅樓風拂柳,我逢靜女鳥鳴槎。

含情或是恐人見,各在欄杆天一涯。

鷓鴣天

已誤佳期卻出游,南河燈影竟全收。

空余小雨微微冷,只剩春寒細細秋。

人彳亍,影夷猶。曲欄杆處憶溫柔。

遙知此歲紅蓮夜,我與卿卿一樣愁。

絕句

燈期已不念裙釵,偏有音書與睡偕。

我為卿驚又一夢,思情才擱卻盈懷。

话里恩多记不真,安眠一句最关身。

原来亦有卿怜我,为汝甘成入梦人。

彩袖殷勤曾索诗,裙腰断带手亲持。

嗟余只有相思字,写出为君君不知。

荑草城隅淡淡云,梦中于此约红裙。

觉来遍转无寻处,却把梅花认是君。

漸近歸期未有欣,江南臘盡思紛紜。

本來一個懷鄉夜,寫入方箋卻是君。

減字木蘭花

卿常贊我,說我倚聲佳尚可。愧我無才,辜負天心眞可哀。卑陬答語,一寸肝腸愁一縷。倚馬難期,彩筆求來是幾時。

水調歌頭

紅樓別一夜,惆悵似經年。覺來猶記,她説人世事隨緣。可是花顔難忘,綺念忽成執念,腸斷水雲間。清影實難捉,非霧又非煙。

香奩夢,煙雨隔,總難言。倩誰為我,指點翠袖認遺鈿?已許孤山梅苑,更約五湖舟楫 ,雙槳為她先。惟願當歌日,她舞在花前。

無題

平生意氣消磨盡,去日情懷尙有絲。

墮世眞如塵土夢,逢她況是遠遊時。

何堪獨聽巴山雨,爭奈難邀金谷期。

不信愁心無寄處,丹靑又展認蛾眉。

鹧鸪天

手握红笺渐渐冰,欲拈诗笔试多情。

忆来何事最珍重,莫是当初带笑迎?

无一语,误三生,端来瘦砚黯销凝。

可怜卿是偏怜女,废我书成寄未成。

鷓鴣天

每憶香羅夢不歸,丹靑對晤是耶非?

泥他臺下約重見,卻喚箏前認綠衣。

燈底笑,水邊漪,眼中身似意中頎。

原來已種相思樹,難怪閑情不自持。

絕句

归云一抹去无踪,回首春风泪正浓。

忆到君时最惆怅,梦中未约再相逢。

踏莎行

水閣烟籠,柳橋春鎖,柳絲無力橋頭臥。一心暗暗許江南,識她只恨花先我。

好月難逢,彩雲易躲,悠揚魂夢相思過。有緣終古似無緣,莫非前世因和果?

水調歌頭

身在繁華路,未可作攸遊。隨行三步兩步,何處得清幽?今日忽然有興,偶到新楓徑外,驀地一回眸。瞥見人潮裏,有个似含羞。

故人麽?依稀是,待擡頭。輕輕一笑,眉眼贈我十分秋。原是使君在此,難怪相加靑眼,隨手一箋畱。緣聚隨緣散,正好作新謳。

  评论这张
 
阅读(10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