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追求清新,----透视心灵的世界。

東環望海凴魚躍 織雨鴻山任鳥飛

 
 
 

日志

 
 

【文学评论】《宋词三百首》词作的思想内容概说/乐州  

2016-06-28 10:49:54|  分类: 文學評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学评论】《宋词三百首》词作的思想内容概说/乐州 - 蜂巢秋雨 - 追求清新,----透视心灵的世界。

 


《宋词三百首》词作的思想内容概说

一、宋词思想内容总提:

《宋词三百首》可以视作一部浓缩的宋词简史。宋词形式的发展,可以略见于上文对于词牌的简析。现在总提一下宋词思想内容的大要。【按:参考了江苏古籍出版社《唐宋词鉴赏辞典》由唐圭璋、钟振振写的序言】

宋初承接唐五代词风馀绪,词主艳情。文人心目中将诗词表意达情分为“诗庄词媚”,写起词来,尽是男欢女爱,离别相思,伤春悲秋。

另外,宋初词作也有一脉细流,诸如范仲淹写边塞风光,军旅生活之类的作品。可以说是唐代敦煌曲子词开创的多样题材的发展。

到柳永成名时期,已经进入宋朝仁宗(1023年以后)时代。柳永的一生漂泊,沉沦下僚,其词作除了男女欢爱之外,所作多描绘都市风光,抒发羁旅情怀。扩展了词作的内容。

苏轼在词作思想内容上的扩展,已经冲决“思庄词媚”的题材分工。他在词里怀古伤今,论史谈玄,抒写爱国之志,畅叙师友之谊,描绘田园风物,记述遨游情态,做到了“无意不可入,无事不可言”的境界。

我想,两宋词作,在思想内容上可以有这样两条发展的线索:

1、就是延续宋初晏殊、晏几道、柳永等的传统,重在写男女相思,伤春悲秋。

2、就是延续范仲淹、苏轼等的传统,能够反映各方面的社会生活,表达大至爱国情怀,小至个人悲欢离合的心绪。

在《宋词三百首》的词作中,这两方面的思想内容都可以找到充分的、多样化的例子。下文试简析之。

 

二、《宋词三百首》词作的题目与序言

1、《宋词三百首》有题目之作

早期词作,一般没有题目。词牌也许可以透露若干题目信息。如:忆江南,捣练子,忆王孙,长相思,忆秦娥;等等。此后,大多数词作写了词牌,不写题目。

写了题目的作家,北宋以苏轼为多,苏门学士如秦观、黄庭坚、晁补之等也往往标上题目。苏轼还为词作加上序言。南宋姜夔标题之作颇多,有的还加上小序;前人曾批评过他的词作好像是小序的诗化,嫌其序言太长。南宋大家辛弃疾、吴文英、周密、蒋捷、张炎、王沂孙等也往往写上题目,其中周密、张炎、王沂孙也有长篇序言者。

《宋词三百首》300首词作有116首写了题目或小序者,涉及词人40位。词作占比:116/300=39%。作家占比:40/87=46%。下面列出写了题目或小序的词家作品数量:

姜  夔16首,吴文英15首,苏  轼11首,辛弃疾9首。

张  炎  5首,王沂孙5首。

晁补之  4首,周邦彦4首,刘克庄4首,周  密4首。

陆  游  3首,史达祖3首。

范仲淹  2首,张  先2首,黄庭坚2首,刘辰翁2首,彭元逊2首。

下列作家的词作只有1首写题目:

赵  佶,宋  祁,欧阳修,聂冠卿,王安国,秦  观,毛  滂,叶梦得,刘一止,韩  疁,陈与义,万俟咏,曹  组,廖世美,张  抡,韩元吉,范成大,刘  过,张  鎡,潘  牥,

萧泰来,潘希白,蒋  捷。

 

2、从题目看词作思想内容:

——感时伤怀的【按:此类作品特多。只是“伤怀”的内容各不相同,有离别相思的,有模拟闺情的,更有故国之思的;等等。

范仲淹《苏幕遮》(碧云天):怀旧。《御街行》(纷纷吹叶飘香砌):秋日怀旧。

张  先《青门引》(乍暖还轻冷):春思。

宋  祁《木兰花》(东城渐觉风光好):春景。

王安国《清平乐》(留春不住):春晚。

晁补之《水龙吟》(问春何苦匆匆):次韵林圣予惜春。

周邦彦《夜飞鹊》(河桥送人处):蔷薇谢后作。

李  邴《汉宫春》(潇洒红梅):除夜

张  抡《烛影摇红》(双阙冲天):上元有怀。

辛弃疾《青玉案》(东风夜放花千树):元夕。

姜  夔《鹧鸪天》(肥水东流无尽期):元夕有所梦。

刘克庄《贺新郎》(深院榴花吐):端午。《生查子》(繁灯夺霁华):元夕戏陈敬叟。《贺新郎》(湛湛长空黑):九日。

吴文英《霜叶飞》(断烟离绪):重九。《祝英台近》(剪红情):除夕立春。《澡兰香》(盘丝系腕):淮安重午。《莺啼序》(残寒正欺病酒):春晚感怀。

潘希白《大有》(戏马台前):九日。

刘辰翁《兰陵王》(送春去):丙子送春。

蒋  捷《女冠子》(蕙花香也):元夕。

张  炎《高阳台》(接叶巢莺):西湖春感。

 

——登临抒情的

陈与义《临江仙》(忆昔午桥桥上饮):夜登小阁忆洛中旧游。

廖世美《烛影摇红》(霭霭春空):题安陆浮云楼。

辛弃疾《水龙吟》(楚天千里清秋):登建康赏心亭。

吴文英《高阳台》(修竹凝妆):丰乐楼 分韵得“如”字。【按:这是应制之作】

 

——怀古之作

苏  轼《念奴娇》(大江东去):赤壁怀古。

周邦彦《西河》(佳丽地):金陵怀古。

辛弃疾《永遇乐》(千古江山):京口北固亭怀古。

 

——咏物之作【按:咏物之作,如不标题目,就像一首诗的谜语,令人费思。宜乎有题目也】

苏  轼《水龙吟》(是花还是非花):次韵章质夫杨花词。

晁补之《盐角儿》(开时似雪):亳社观梅。

曹  组《蓦山溪》(洗妆真态):梅。

陆  游《卜算子》(驿外断桥边):咏梅。

辛弃疾《贺新郎》(凤尾龙香拨):赋琵琶。

张  鎡《满庭芳》(月洗高梧):促织儿。

史达祖《绮罗香》(做冷欺花):咏春雨。

史达祖《双双燕》(过春社了):咏燕。

史达祖《东风第一枝》(巧沁兰心):春雪。

萧泰来《霜天晓角》(千霜万雪):梅。

吴文英《宴清都》(绣幄鸳鸯柱):连理海棠。

吴文英《高阳台》(宫粉雕痕):落梅。

周  密《花犯》(楚江湄):水仙花。

张  炎《解连环》(楚江空晚):孤雁。

张  炎《疏影》(碧圆自洁):咏荷叶。

王沂孙《天香》(孤峤蟠烟):龙涎香。

王沂孙《眉妩》(渐新痕悬柳):新月。

王沂孙《齐天乐》(一襟馀恨宫魂断):蝉。

彭元逊《六丑你》(似东风老大):杨花。

 

——其他内容【按:题目与内容不够密合的,要读过全首,方才理解】

宋徽宗赵佶《燕山亭》(裁剪冰绡):北行见杏花。(被俘之痛,题目无法显示)。

聂冠卿《多丽》(想人生):李良定公席上赋。(题目只说创作环境。感叹人生良辰美景赏心乐事不可多得的内容显示不出)。

秦  观《踏莎行》(雾失楼台):郴州旅舍。(题目只说创作环境。作者被贬谪的情怀显示不出)。

周邦彦《满庭芳》(凤老莺雏):夏日溧水无想山作。(从题目无法知道作者抒写了宦情羁思身世之慨)。

姜  夔《点绛唇》(燕雁无心):丁未冬,过吴松作。(从题目无法知道作者吊古怀人之情)。

 

3、谈谈词作的序言

词作写序言的词人不多,有的词人偶尔为之。北宋以苏轼为多,南宋姜夔为多,且成为常例。序言给予后人读词提供的信息量比较丰富。举例如下:

 

——张先词作的序言【按:偶尔为之】

天仙子(水调数声持酒听):时为嘉禾小倅,以病眠不赴府会。【这个序言同词作写“午醉醒来愁未醒”似乎有点关系】

 

——苏轼词作的序言【按:苏轼词作多有序言,三言两语,恰到好处】

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丙辰中秋,欢饮达旦,作此篇兼怀子由。

永遇乐(明月如霜):彭城夜宿燕子楼,梦盼盼,因作此词。

洞仙歌(冰肌玉骨):【按:此序略,作词缘由,涉及一桩历史公案,洋洋一大篇,共92字,超过词作的83字。此种长序开姜夔长序之风气】

卜算子(缺月挂疏桐):黄州定惠院寓居作。

青玉案(三年枕上吴中路):送伯固归吴中。

定风波(莫听穿林打叶声):三月三日沙湖道中遇雨,雨具先去,同行皆狼狈,余不觉。已而遂晴,故作此。【似乎对自己的旷达情怀很是自得】

江城子(十年生死两茫茫):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用记梦悼念亡妻】

 

——姜夔词作的序言【三百首选姜白石词16首,其中12首有长序】

姜夔序言有时超过词作字数。往往不厌其烦地交代作词的时间、地点、事由,又囊括词作大意。周济在《宋四家词选序论》中说:“白石小序甚可观,苦与词复,若序其缘起,不犯词境,斯为两美矣。”但是序言提供的信息不少。

《庆宫春》(双桨莼波)

此词双调102字。姜夔写了长长的序言,共有177个字。这是一首追念昔游之作。作者把作词的经过慢慢道来。作词缘由,前后时间跨度长达五年,又涉及同游诗友三人,等等。

《扬州慢》(淮左名都)

这是周邦彦自度曲名作。双调98字。序言有63字。不算太长,且录在下面:

“淳熙丙申至日,余过维扬。夜雪初霁,荠麦弥望。入其城则四顾萧条,寒水自碧,暮色渐起,戍角悲吟;余怀怆然,感慨今昔,因自度此曲。千岩老人以为有黍离之悲也。”

这种序言,好像是编辑自己的词作时补写的,把作词的时间、地点、情景、心境都表达出来。而且词作给人品评过了,把有权威意义的“千岩老人”抬出来表扬其作品。

《齐天乐》(庾郎先自吟愁赋)

有长序【略】。写与朋友同赋蟋蟀的缘由。其实用不着多花笔墨如此。只需写题目“蟋蟀”,反倒简明。

 

——宋代末期词人词作的序言

吴文英《惜黄花慢》(送客吴皋)

此词小序如下:次吴江,小泊,夜饮僧窗惜别。邦人赵步携小妓侑尊。连歌数阕,皆清

真词。酒尽已四鼓,赋此词饯尹梅津。

    按:此词序言,透露宋词流传的信息。吴文英(约1212-约1274)在饯别宴上听到歌妓演唱周邦彦的词。北宋周邦彦(清真)(1056-1121),离南宋吴文英已有150多年。周清真的工尺谱也许歌妓能够解读而演唱;宋词的音乐性,可于此略见一斑。而宋词反映的侑酒、送别、招妓等情事,以及抒写的儿女长情之功能也可领略。

周密《曲游春》(禁苑东风外)

此词写游西湖,因为南宋都杭,西湖一带称为“禁苑”。小序如下:“禁烟(按:指寒食节)湖上

薄游,施中山(按:同游者)赋词甚佳,余因次其韵。盖平时游舫至午后则尽入里湖,抵暮始出断桥,小驻而归,非习于游者不知也。故中山亟击节于‘闲却半湖春色’之句,谓能道人之未云。”

    按:此词交代当时寒食节游湖作词的缘由。又写诗友唱和以及相互推赏情事。这种小序对于后人了解宋代词人的创作活动,很有参考价值。

  

三、《宋词三百首笺注》对词作思想内容的评述简介

上面就三百首中有题目与序言的作品的思想内容作了介绍。下面从唐圭璋《宋词三百首笺注》中的评笺,介绍宋词的思想内容。先列出作者与词作,再引录笺评,不加引号,也不再注明出处。引述可以启发读者对《宋词三百首》词作思想内容的进一步了解。

宋徽宗赵佶《燕山亭》北行见杏花(裁剪冰绡)——徽宗此词北狩时作也,词极凄婉,亦可怜矣。

范仲淹《苏幕遮》(碧云天)——(出使于宋隆盛之日)而文正(范仲淹死后谥号)乃忧愁若此,此其所以先天下之忧而忧矣。【这种评论,有点拔高。古代评家有探索微言大义的陋习,不足取】

张先《青门引》(咋暖还轻冷)——落寞情怀,写来幽隽无匹,不得志于时者,往往借闺情以写其忧思。【按:男作家写闺情,最是忸怩作态。“借闺情以写其忧思”,可以为男性文人自解嘲】

苏轼《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通首只是咏月耳。前阕是见月思君……次阕言月何不照人欢洽……复又自解,……惟望长久共婵娟耳。缠绵凄恻之思,愈转愈曲,忠爱之思,令人玩味不尽。

岳飞《满江红》(怒髪冲冠)——忠愤可见。其不欲等闲白了少年头,可以明其心事。/何等气概!何等志向!千载下读之,凛凛有生气焉。“莫等闲”二语,当为千古箴铭。

张孝祥《六州歌头》(长淮望断)——淋漓痛快,读之令人起舞。/(词)致感忠臣罢席;然则词之兴观群怨,岂下于诗哉!【“诗庄词媚”强加分界之风,总要打破】

陆游《卜算子》咏梅(驿外断桥边)——末句(零落尘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想见劲节。

辛弃疾《菩萨蛮》书江西造口壁(郁孤台下清江水)——忠愤之气,拂拂指端。

姜夔《点绛唇》(燕雁无心)——令读者吊古伤今,不能自已。

吴文英《三姝媚》过都城旧居有感(湖山经醉惯)——过旧居,思故国也。……凭吊兴亡,盖非尽兴怀陈迹矣。……此盖觉翁(按吴文英晚年别号)晚年之作;读草窗(按,周密)“与君共是承平年少”,及玉田(按:张炎)“独怜水赋楼笔,有斜阳还怕登临”,可与知此词。【按:在更广泛的背景中,评论思想内容,好】

 

附  论

一、要尊重朱祖谋《宋词三百首》的著作权

朱祖谋《宋词三百首》,选录宋代词人及其词作,是特定的;他虽作古,但是其著作权,应该得到尊重。就是说,今天的出版界,不能把自选的宋词选,冠名《宋词三百首》。


现在书市,冠名《宋词三百首》的书,很多是现代人自选的。这是一种侵权行为,应该受到谴责。试举例如下:

 

1、百花洲文艺出版社1994年5月第1版,2012年4月第3版第16次印刷的,由李华编注的《宋词三百首详注》,完全是今人自选的产品,同朱祖谋的《宋词三百首》,毫无相通之处。这本书一共选了宋代词人105家的316首词。编著者根据现当代词学偏见,张扬豪放派作者,贬抑婉约派作者。选录苏轼词作22首,辛弃疾词作30首;所谓婉约派大家,柳永词作只有5首,吴文英、张炎词作也各有4首。如此等等。

2、崇文书局2009年6月第3版第2次印刷的,署名【清】上彊村民编,刘文兰注译的《宋词三百首》,则只选录了词人78家219首词。随便删削了70多首词,却也以三百首命名。

 

二、要尊重《宋词三百首笺注》的笺注功夫。

    唐圭璋《宋词三百首笺注》,对于朱祖谋的《宋词三百首》的流传有功。现代人要重新注释,当然可以。但是书市上对于三百首的注释、串解、翻译,更是由各出版社各显神通,邀请当代文化人自我发挥。有的注释者还不动脑筋,靠抄抄摘摘敷衍成篇。这里举一个例子:

中华书局2009年7月北京第1版,2011年2月北京第7次印刷的,由吕明涛、谷学彝编著的《宋词三百首》,其选录的词人88家300首,倒是朱祖谋选定的。可惜,编著者的注释常常抄抄摘摘,而且抄摘也居然出错。吴文英有一首《莺啼序》(春晚感怀),四叠240字,我读得十分吃力,于是找了这本书对此词的注解。注解引用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题虽咏荷,因和友韵,非专赏荷花,故叙事多而咏花少。”接着,继续大段引用,说首段怎样,次段怎样,三段怎样,四段“咏荷而兼感怀”。这一大篇引用使我越来越糊涂,我虽读词功力不足,但觉得“春晚感怀”的这首《莺啼序》怎么读也读不出咏荷的内容。于是找来俞陛云的《唐五代两宋词选释》来参看。一看使我哑然失笑。原来俞陛云只选释了吴文英的另一首《莺啼序》,词题是“荷。和赵秀全韵”。至此,我才知道吕明涛、谷学彝两位编著者的注释张冠李戴,将对以“荷”为题的《莺啼序》的注解移到了以“春晚感怀”为题的《莺啼序》上来了。使我怀疑编著者“文抄公”功夫的奥妙。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