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追求清新,----透视心灵的世界。

東環望海凴魚躍 織雨鴻山任鳥飛

 
 
 

日志

 
 

【席慕蓉散文精选】得失之间/席慕蓉 编写/蜂巢秋雨  

2015-04-08 01:09:43|  分类: 席慕蓉散文精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席慕蓉散文精选】得失之间/席慕蓉 编写/蜂巢秋雨 - 蜂巢秋雨 - 追求清新,----透视心灵的世界。

    

         人问我,要有什么样的文化环境,才能算是理想的空间?

   开始的时候,我无言以对。真的,试想一下,历史上那些灿亮的名字,在创作的时候,何曾向这一世界要求过什么理想的环境呢?

   司马迁在受宫刑之后仍然要写他的《史记》;曹雪芹在暗淡空寂的晚年写出了《红楼梦》;杰克伦开始写《野性的呼唤》时,所谓的书桌只是个小小的肥皂箱;而林布兰到了最后,刻出那些精致繁复的铜版画时,工作室里只点一支微弱的烛光。

   就算不提这些比较遥远的例子,就在今天,就在我们眼前,历经颠沛流离的王鼎钧,正在一本又一本地写出近代中国的史诗;而被轻视与冷落了多少年的余承尧,终于靠着自己的坚持建立起独特的绘画风格;还有那个年轻的范康龙,原是满怀愤恨在孤儿院里长大的肢体残障者,却终于能够把全部力量都放进他的雕刻刀里,刻出了那样深动人又无限光耀的作品来。像这几位艺术家,大概也从来没有开口向这个社会要求过什么特殊的待遇罢?看来,一个真正想要创作的灵魂,是任何环境都无法影响的,所以,我们也许可以说,文化环境也似乎是与创作无关的了。

    可是,我在想了一想,又觉得不能这样来认定。

    因为,伟大和杰出的创作心灵,在任何时间与空间里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他们有一种特别强烈的生命力,不在任何恶劣的环境之下屈服,可是,他们毕竟是少数中的少数。

   而其他大多数的创作者,并不能具有这种顽强不屈的特质,所以,如果,有个比较良好的文化环境,总是会多几分帮助和鼓励。

   于是,我有同样的问题去问朋友。

   有人说:“我想要的社会能够给艺术家以充分的自信。让人类可以在一生里只是诗人,画家在一生里只是画家,不需要用学位或者职位等等的其他条件来肯定他们。”

   有人说:“我想要的是一个去除虚伪包装的社会。解决文化困境,是要认清本质,而不是用许多假象来包装来遮盖。”

   有人说:“我并不需要什么特别的文化环境,只希望每个城市都能拥有一座森林。即使不能放在市中心,也要贴近市郊,一座没有噪音不受污染,大家都可以去散步的森林。”

    有人说:“文化环境倒不是在短时间里可以刻意营造出来的气氛,也许,清寒一点反倒比较容易实现。你会不会觉得?台湾的前辈画家在年轻的时候,要比现在的人更用功?”

    是这样吗?在淡水河与浊水溪昼夜不停流过的那些岁月里,在那个安静而又朴实的岛上,有多少艺术家用长长的下午来描绘一朵百合花,用长长的一生来描绘他热爱的观音夕照、林间鸣禽。没有名利的诱惑反倒能使得作者把笔握得更紧,那些个悠长而又闲散的下午是多么适合创作啊!

  评论这张
 
阅读(129)|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