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追求清新,----透视心灵的世界。

東環望海凴魚躍 織雨鴻山任鳥飛

 
 
 

日志

 
 

【席慕蓉散文精选】论席慕蓉/席慕蓉 编写/蜂巢秋雨  

2015-04-04 19:17:06|  分类: 席慕蓉散文精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席慕蓉散文精选】论席慕蓉/席慕蓉 编写/蜂巢秋雨 - 蜂巢秋雨 - 追求清新,----透视心灵的世界。

     前,我以为写诗是件很个人的事,与他人并无关连。不过,现在看法有些改变了。

   自从一九七八年七月《七里香》出版之后,几十年来,诗集的读者从台湾一地逐渐延伸到全国范围、到海外的华人世界,甚至那些被译成蒙文的短诗,竟然一直传到我的梦土之上传到那遥远的蒙古家乡。我才发现,原来那终我一生也无法一一相认的广大而又沉默的读者群,并不是一种抽象的存在,他们虽然安静无声,却又像是波涛起伏的温暖的海浪,绵绵不断地传到我心中,让我感受到了人间的真诚与善意。

   不过,在另一方面,我同时也遭到一些困扰。在最初,因为诗集如此畅销,似乎前所未有,所以常会被写诗的人当作一种现象来讨论,这也是正常的。但是,其中有少数人的态度非常激烈,甚至发行小刊物对我作人身攻击。对这些,我从来没有说过一句话,以为,我相信,时间会为我作证,替我说明一切的。

   几十年都已经过去了,时间果然一一为我做了证明:首先,我并没有因为“畅销”就去大量制造,从七十年代到如今,我只出版了四本诗集。而在这段时间里,许多位前辈也表示了他们的意见,四本诗集中,有两本分别得到中兴文艺奖章与金鼎奖,另外还有一本被推介为青年学子课外读物,在书单上,与多位作家的经典作品并列。最近,一位得到文学奖的年轻诗人在简历上说,他先读到我的诗,然后才开始去研读名家的诗作,终于自己执笔写起诗来。这让我觉得很荣幸。可见,有诗集让年经人对诗发生了兴趣,对“文学”来说,并不是绝对无法容忍的坏现象了罢?

   但是,昨天,朋友在电话里告诉我,说是不久以前,有诗人在报纸说:“他的一位写诗的朋友宣称,如果自己的诗集销得像席慕蓉的一样,他就要跳楼自杀!”却让我哈哈大笑之后觉得有极深的无奈,不得不在这里说几句话了。

   文学中有多少层次!有多少不同的境界与面貌!为什么却总是绕着“销售”这个题目打转呢?为什么总喜欢说:这人是畅销作家,那人是严肃地作家,似乎认定只有两者而且两者必然对立!其实,除了某些刻意经营的商业行为之外,书的销路,根本是作者无法预知也不必去关心的。因此,我们可以批评一本畅销书写得不好,却不一定可以指责这个作家在“迎合”大众,因为,这可能与实情不符!

   反之亦然,不畅销并不一定就等于创作严肃(而且,只有态度严肃并不等于写出来的就会是伟大的作品罢?)因此,在创作之前,先自封为“严肃作家”,实在是种很奇怪的态度。先给自己戴上了一顶高帽子再来提笔,岂不也是戴上了另外一种名利的枷锁?

    我自认是个简单而真诚的人,写了一些简单而真诚的诗,原本无意与任何人争辩。我只觉得,如果有人努力要强调自己“不屑于畅销”的清高,那么,他内里耿耿于怀,甚至连自己也无法觉察的,是否依然只是“销售”这件“庸俗”的事呢?

  


 

  评论这张
 
阅读(86)|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