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追求清新,----透视心灵的世界。

東環望海凴魚躍 織雨鴻山任鳥飛

 
 
 

日志

 
 

【席慕蓉散文精选】最后一笔/席慕蓉 编写/蜂巢秋雨  

2015-04-17 00:26:18|  分类: 席慕蓉散文精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席慕蓉散文精选】最后一笔/席慕蓉 编写/蜂巢秋雨 - 蜂巢秋雨 - 追求清新,----透视心灵的世界。

     画前,家宜忽然转过头来问我:

  “老师,莫内为什么不在艺术生涯最高峰的时候停笔?这样不是比较好吗?”

   我想,也许是我刚才的话误导了她。

   刚才,我对这一组的学生说:一个创作者在工作的时候,除了天赋的才情和自己的努力之外,还需健康。一张完整而又气势逼人的大画,常常是要在画家的壮年时代才能完成。也许是从四十岁到六十岁,也许是五十岁到七十岁;因为,过了这段时间之后,即使心中有多少豪情壮志,笔下也常常力不从心了。

   我在说这段话的时候,我们这十几个人正站在莫内八十岁之后画的那张《玫瑰小径》和更晚的那张《从玫瑰看过去的房子》之前。我们知道画家在那个时候已经接近失明的状态,她挣扎着画下这些画幅,充满了狂热又狂乱的笔触,仿佛有些什么正在胸中熊熊燃烧起来,却又找不到可以奔逃的出口。

    所以我才说起健康与体力对于创作是有影响的。

    但是,我并没有去界定所谓的“艺术生涯的最高峰”这件事,我什么也没说。

   我转过身来向文志和亚杰他们,什么是“最高峰”呢?这里有绝对的界限与定义吗?元汉说有。他说:

   “好像有些花甲,年纪大了,作品只是不断的重复,应该就是已经过了‘最高峰’了。”

   我不能说他错,可是,事情又好像不是这样。

    他说的是一种看得见的现象。画家老了,作品越老越小,越来越少,笔触有的越来越简单,有的越来越凌乱,题材总是不断重复,它确实是力不从心,就像刚才我所说的一样。

    但是,那只是看得见的一面而已,其实,在这时候,在创作者的心里,却还是有着许多不同的反应的。

    对于有些画家来说,创作欲望是会随着生命能量的减弱而逐渐衰退,他的世界也会因此而由内至外地封闭起来。我们也许可以认定她已经走过了“最高峰”了。

    但是,也有一些画家,创作欲望却常会因为生命的逐渐衰老而变得更加强烈。时光所余确实已经无多了,但是,那一生里想要描摹,想要表达、想要探索的,却似乎从来没有完完整整痛痛快快地出现过一次啊!

   这条创作的路途何其曲折而又漫长!打开了一扇门之后必定在出现另一扇门,克服了一处障碍之后必定又会再出现一处障碍,而攀登到最高处之后,不过只为了让我们能够看见——那在远方若隐若现的更高的山巅。

   日虽已近夕暮,心中却不禁因此而燃点起不甘与愤怒!好罢!那么就再来试一次罢!

   衰老的画家举起笔来,画出的已不再是一切可见的景象,而是生命里的熊熊烈火!

   这时候,我们能说他已经过了“艺术生涯的高峰期”了吗?
   艺术品的价值待要如何断定?是那些在壮年时期完成的作品里所表现出来的比较可贵?还是暮年之时最后的几笔里所表现出来的比较可贵?还是那些在暮年之时最后的几笔里所无法变现出来的更为可贵呢?

   当然,我们会为了画家惊人的才情与傲人的气势而受到感动,可是,有的时候,我们却也会为了画家那种近乎绝望的挣扎与努力而受到更大的感动。

   因为,那仿佛也是我们自己的挣扎与努力。

   仿佛艺术家,在用他的一生去替我们做种种的尝试与实验,他的成败其实也就是我们自己的成败。面对时光——那拥有绝对优势的敌手,人类所共有的苦楚与甜蜜,悲伤与喜悦其实是完全相同的。

   如果他在壮年时期早早停笔,我们就会永远不会明白,所谓的“成败”与“得失”的真正涵义。

   如果他在壮年时期早早停笔,,我们也就永远不会知道,一颗不肯屈服的,狂热而又狂乱的心,是多么令人尊敬与痛惜。

   那么,对于这样的一位创作者,我们难道不可以说:他的“艺术生涯的最高峰”就是在那最后的一笔之上吗?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