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追求清新,----透视心灵的世界。

東環望海凴魚躍 織雨鴻山任鳥飛

 
 
 

日志

 
 

【席慕蓉散文精选】鸡蛋花/席慕蓉 编写/蜂巢秋雨  

2015-03-16 16:00:21|  分类: 席慕蓉散文精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席慕蓉散文精选】鸡蛋花/席慕蓉 编写/蜂巢秋雨 - 蜂巢秋雨 - 追求清新,----透视心灵的世界。

        香港那几年,应该算是难民的身份,幼小的我,却从不曾察觉。

   父母把我们都送进了学校,我用刚刚学会的一点广东话忙着在学校里交朋友,放学以后,就会有同学带领我到后山的树林去玩,采醡浆草,或者采鸡蛋花。

    那一个棵鸡蛋花就长在山坡上。树很高,树叶很茂盛,我们爬到枝桠上稳稳地坐着,然后伸手摘取那些一朵一朵内黄外白的小花。花好像永远在开放,任我们怎样摘也摘不完,我的童年好像总坐在那树上,坐在香香甜甜的花丛里。小手心里捧着的是后来终于散失了的花朵,但是我到今天还记得和我一起爬过那棵树的朋友们的名字,她们有人叫做如霞、有的叫做雪梅、有的叫做碧璇。

    过了好几年,我在台湾读大学之后又出去读书,路过香港停留了几天,我就一个人跑到旧时的学校去。学校没什么改变,有的老师竟然还记得我,只是操场变得很小,后上的树林原来也只不过是一小块长着杂树的山坡而已。我在树林漫漫地走着,终于看到了我的那一棵鸡蛋花树。

    树好像也没有什么改变,仍然在开着香香甜甜的小白花,我微笑地抬头仰望,仿佛仍能看见那个小小的我坐在枝桠间。

    枝桠间没有人影,树下却坐着一个静默的人直对我着瞪视,衣衫陈旧破烂,皮肤不知道是脏还是生了病,斑斑驳驳的,年纪大概只有三十岁上下,可是对着我瞪视的双眼却有着很奇怪的苍老神情。

    直觉上我以为他是个疯子,所以我转过身就跑起来了,原来一个人走在小路那种怀旧的温柔心情都没有了,只觉得害怕,怕那个疯子会从我身后追过来。

    然后我才突然醒觉,那个人不是疯子,他是难民,他是那种在大饥的逃亡浪潮中留下来的难民。

    站在小路的尽头,我进退两难,不知道究竟应该怎样做才好。风轻柔地吹过来,山坡下仍然是那个温暖的人世,我犹疑了很久,最后还是往山下走去,没有再回头。

  评论这张
 
阅读(189)|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