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追求清新,----透视心灵的世界。

東環望海凴魚躍 織雨鴻山任鳥飛

 
 
 

日志

 
 

【鹭江时评】别以政改名义为贪官辩护/习金萍 编辑·图(厦门湖边水库)/蜂巢秋雨  

2014-10-25 18:08:26|  分类: 鷺江時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鹭江时评】别以政改名义为贪官辩护/习金萍   编辑·图(厦门湖边水库)/蜂巢秋雨 - 蜂巢秋雨 - 追求清新,----透视心灵的世界。
 为经济体制改革成果的最重要的社会现象,就是出现了大量的百万富翁,千万富翁,尤其需要指出的是,这百万富翁千万富翁当中,还有为数不少的官员。决策着成为受益者,或本无可厚非,但出于官员身为人民公仆没有任何自己的特殊利益之合理联想,以及一贯标榜的吃苦在前享受在后之角色期待,又觉得颇为不可思议,按照元芳的话说,“其中必有蹊跷”。官员钱财的来路,究竟是得益于念对了生意经,还是受用于使好了手中权,自然是明白人不能说的太透,否则,就是诽谤造谣,就是离间官民,没准就得依法处置劳教判刑!
  落马的官员,贪腐数额之大,越来越突破公众的心理承受底线,以至于长久而激烈的刺激,终于练就了公众对贪官腐而不败之神通的见怪不怪。刑法对一般官员贪腐受贿的预期,是五千元,对数额巨大的预期,也不过是十万元,前者要被刑事追究,后者可能剥夺生命,虽然这是10多年前制定的的法律规则,但10多年来究竟有多少贪官被绳之以法了呢?落马的贪官,贪腐几十万被判刑自己都觉得面子上过不去,人家那些动辄贪腐千万上亿的才叫大手笔,才让人折服。有人难免会想,法律就在那里,不偏不倚,不枉不纵,为什么非得等到苍蝇变成老虎才要动手打呢?司法的立场,一向讲究的是政治,服务的是大局,至于律法内在的公平正义,只有在权力老爷高兴的时候才会赏个笑脸罢了。
  亦有人做过形象的比喻,说将官员排成队,隔一个打死一个,就会使一大批贪官漏网,全部打死,冤枉的也不会有几个。如此说法可能言过其实,但也足见贪官之多,贪腐之猛。有地方反腐,总是并发窝案,上下一体,纵横一家,数额之大,人数之多,让人叹为观止。有官员直言,“当官不发财,请我都不来”,也有官员抱怨,不贪腐就会边缘化,又见官场文化之阴暗。官员做到一定的级别,权力达到一定的程度,所谓的监督机构以及制约形式也就沦为作秀的边角料了,徒有虚名形同虚设,根本无法遏制权力内在欲望的膨胀,甚而至于达到不给钱不办事,给了钱乱办事的境界,确是让人瞠目结舌。
  不管怎样,规模宏大的官员们还是有了钱,他们知道,这钱来路不正,终究讲不到台面上去,曝光出来的“表哥”、“房叔”,有几个说清自己的财产来源?体制之内,大抵上都不是孤军奋战,一个贪官的背后,可能有常人无法预见的权势合力,因此,大家谁也不怕,即便法律有一天彰显其“法网恢恢,疏而不漏”的英勇,以及“王子犯法,与民同罪”的神威,也不过是根根人情线,层层关系网的彻底崩溃,大家一块儿玩完。于是,在自己看来,最大的努力就是洗钱,就是移民,以防止日后翻船秋后算账,在集体看来,最好的办法就是抵御民主,抵御监督,以保证石头摸得准大船航的正。某种程度上,正在享受贪腐成果的贪官们现在是骑虎难下,进退维谷,于是才会在财产公开的问题上表现出镜头前个个支持表决时个个否决的奇怪局面。或许,这也正是政改难以推进的根本阻力。
  
【鹭江时评】别以政改名义为贪官辩护/习金萍   编辑·图(厦门湖边水库)/蜂巢秋雨 - 蜂巢秋雨 - 追求清新,----透视心灵的世界。
 为了突破困局,有专家谏言,反腐要对贪官有条件的部分赦免。腐败分子将收受的全部贿赂匿名清退了,并且在案发后,经查实退回的赃款与实际情况完全吻合即可得到赦免,进而促使贪官支持反腐和政改。这一做法,大概是借鉴于香港六七十年代的反腐经验,倘若真是如此,便让人觉得中国人应用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之哲学原则过于神奇,毕竟一说美式民主,就谈中国国情,但说香港反腐,却又不提香港殖民地以及资本主义的实际情况。
  假如真要有条件地赦免贪官,将会彻底击溃国人对依法治国的基本信仰。中国人一向不相信法律,相信权力,于是才会有“大事讲政治,中事讲影响,小事讲法律”的传言,才会有有纷争不上法庭要上访的实践,却不能不说是法治社会的大悲哀。但不论如何,依法治国的旗帜终究还在飘荡,那些无权无势的普通百姓才执着地相信中国当有讲法讲理的地儿。法律的条文,是清晰的,法律的原则,是刚性的,就因为他们是官员,身份特殊,地位显赫,就可以州官放火,就可以刑不上大夫,就可以法外开恩特事特办,显然会将国人的法治信仰摧残的支离破碎,因为这不仅有违刑事法律确定的“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原则,而且也有违社会公众关于公平正义的刑法基本伦理。
  
【鹭江时评】别以政改名义为贪官辩护/习金萍   编辑·图(厦门湖边水库)/蜂巢秋雨 - 蜂巢秋雨 - 追求清新,----透视心灵的世界。
   假如真要有条件地赦免贪官,将会可耻地强奸法意,掩盖贪官积累财富过程中“每个毛孔中都滴着的血和肮脏的东西”。资本的原始积累,肯定是充满了不为人知的龌龊的因素。是谁在充当黑社会保护伞?是谁在为野蛮强拆打气撑腰?是谁将访民关进黑监狱?是谁在滥用权力侵吞国有资产?是谁在寻租权力捞取真金白银?赦免贪官,不就是将所有一切原始积累过程中丧尽天良的手段和伎俩既往不咎吗?问问马克思,他会怎么解释?一切阻碍生产力发展的社会关系都必须为社会关系变革殉葬,这是它的归宿,不能以任何理由逃脱。
  假如真要有条件赦免贪官,将会给人以利益集团已经绑架政治的非常不良的改革印象(亦或就是本质所在),这一方面与党全心全意为人民谋利益的宗旨相悖,一方面与“德才兼备,以德为主”的官员选拔体制相违。堂堂中华,莫非少了这些贪官们,中国的政改就搞不成了吗?虽然在实践上真有可能搞不成(比如官员财产公开就是实行不了),但在理论上却并不存在任何障碍,这还有赖于公民意识和国家观念的增强,以及民主普世价值的继续启蒙。
  以政改的名义赦免贪官的罪责,窃以为这样的建议需要格外警惕。当初,我们对改革开放充满信心,以为先富起来的那部分人真会带动绝大多数人走向共同富裕,结果却是官员们富裕了,而且还有很多人移了民,任凭贫富差距越来越大,现在,政改又提到日程,就需要特别慎重,认真权衡,毕竟,关于人民利益的重大问题,人民(也可以视之为单独的公民个体)有必要站在自己的立场进行价值判断和理性选择。

  评论这张
 
阅读(1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